自从上次事情过去之后,唐欲的身子又成了先前的样子,让曲陌然放下了算账的心思每日给唐欲吹笛养着身子。

    好在唐欲只不过是体力不支加上身体有些亏虚,并不是什么大问题,在两人每日的滋补下很快便回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唐欲的恢复让曲陌然的心思活跃起来,看着明显毫无察觉的唐青染低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入夜,唐青染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熟睡的唐欲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“阿染,你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黑夜中唐青染被身后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了一跳,随之反应过来是那个臭毒蛇便更没好气的把头一转,也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曲陌然看着他的动作低笑一声,挪到他身后手就不安分的从衣摆下方伸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还不睡,是在想这个吗?”

    “你!嗯…!”

    唐青染被突然摸上乳粒,手指带有薄茧的触感令他轻呼出声。毕竟与唐欲在一起的时候身为上位从来不会碰到这个地方,现在却被人轻易拿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欲儿…还在睡觉,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唐青染想要扯开五毒的手,可慢慢被快感吞噬的身体根本使不上什么力气,意识也逐渐模糊起来。他挣扎着看向一旁熟睡着的唐欲,即使已经变成现在这样的关系,他还是不喜欢在唐欲面前跟曲陌然纠缠。

    说不清对这毒蛇到底是一种什么感情,是怨念,还是恨,又或者是逐渐生了情意的。唐青染不想承认也不敢承认,尤其是面对着唐欲的时候,即使有一半是被迫,但自己最终还是半推半就的答应了,是不是代表他对这毒蛇并不是毫无感觉的?

    “唔…!”

    曲陌然看到唐门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神游起来,不禁轻轻勾起唇角,伸出手臂把唐青染猛的一翻,这么一来,可是真的正对着躺在唐欲对面了。

    “曲陌然…!”

    被突然的动作打断了思绪,唐青染扭着脖子看向身后的罪魁祸首,面上也染了一丝愠色。